正德陶瓷---陶瓷定制專家

青年陶藝家陳琴和她的"狗東西"

文章出處:網絡整理 │ 網站編輯:采集俠 │ 發表時間:2015-09-23 11:05

青年陶藝家陳琴和她的"狗東西"

  陳琴的陶藝作品這么快就得到業內人士的肯定,起初我還頗為驚訝,細想起來就覺得這事原屬水到渠成。因為陳琴天生屬于藝術,她在從事陶藝創作之前,已經具有深厚的藝術積累。而且,她在藝術資源上一直具有過人的優勢。

  陳琴出生于贛北山區的一個普通村莊里,從小生活在民間藝術的熏染之中。她十來歲就開始學唱采茶戲,那種土得掉渣的藝術整個就是從幕埠山中生長出來的。她在戲曲藝術舞臺上度過了少年時代,又度過了整個青年時代。吃的是幕埠山的糧,走的是幕埠山的路,從披肩長發到水袖羅衫,全是幕埠山的風風雨雨滋潤出來的。她的每一聲唱腔都跟山民的勞動號子和苦難淚水糾纏在一起。

  我沒有欣賞過她的演出,但是有幸在朋友聚會的餐桌上聽她吼過幾嗓子。那種小時候在田頭地角插秧割麥或者夏夜納涼井邊沖澡時聽過無數次的鄉野之聲,夾風帶雨撲面而來,讓我一下子回到了漫山奔跑的童年。格外可貴的是,她的嗓子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那聲音比我在村里聽見過的任何歌手都具有感染力。

  我認識陳琴緣于她的第一本著作《爺爺的故事——山村山鼓山歌》。不知哪位朋友建議她給我寄了一本。那正是我對民間文化如癡如迷的時候,對這本書所介紹的幕埠山中流傳千年的打鼓歌自然十分感興趣。茶葉是幕埠山的重要產業,每年山民結伴鋤茶時,有個鼓手在旁邊一邊擊鼓一邊唱歌,茶工們則一邊鋤茶一邊應和。我被這種熱烈奔放的勞動藝術深深吸引,甚至因此而對勞動有了新的理解。我把這本來自泥土的著作列為具有重要參考價值的民間文化藝術著作。

青年陶藝家陳琴和她的"狗東西"

  陳琴的狗

  后來陳琴去學習陶藝,我想總得沉潛幾年才會有點成就吧。然而她剛剛接觸就上手了,很快就脫穎而出。一些很權威的專業雜志紛紛發表她的作品。讓我十分驚訝的,是她創作的一群“狗東西”。狗在陶藝家手下栩栩如生、千姿百態自不必說,我看到的是那些狗的拙樸和憨厚。看過一次之后,那些狗模狗樣的東西一直映現在我腦中。

  那些狗的體態神情中,包含著鄉土世界全部的人情世故和山水神韻。一個山娃在棗樹下癡癡守候,另一個山娃在豬圈里玩蜘蛛網,他的弟弟正在屋邊小溪里抓魚,一遍一遍地喊著哥哥來幫忙呀,又一個山娃騎在牛背上向田野游移,還有一個山娃在村巷里高高拋出一塊紅薯,而他心愛的小黃狗張著嘴竄起老高將那塊紅薯接住。在另一個場景中,一條黑狗正在山洼里守候著砍柴的主人,他每隔一陣就到山坡上去散散心,挑逗挑逗那些野兔野雞,然后又到主人身邊來搖一陣尾巴。

  鄉村里所有人的靈動、渾樸,以及所有狗的機敏、憨厚,都在陳琴那些狗東西上表現了出來,看得讓人心醉神迷。那天我不斷地對陳琴說:你就專門做狗吧,先做一萬只,或者兩萬只,如果不夠就做十萬只。你把鄉下山山水水的自然神韻,和鄉下人的淳樸憨厚,全都做到狗的身上,把人與狗與自然同呼吸共命運的關系,全都做到狗的身上。然后,你把這些狗送進市場,送進城市的白領、金領和千家萬戶。狗背后一切詩性的東西,城里人都享受不到了,城市化讓人們離開了自然,離開了人本身,也離開了在鄉間小路上悠閑散步的狗。人們的心里很干涸,很荒涼。你讓這只狗把山風溪水、村歌鄉韻送給這些荒涼人的荒涼生活,讓城里人重新擁有狗一樣的自然和自由,重新擁有人的生氣和狗的野趣。

  總之一句話,城里人已經不可能擁有真正的鄉村,但是他至少可以擁有一只來自鄉下的陶狗。這就是陳琴那些陶狗的意義所在。

本文閱讀量:
广西快三软件在哪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