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陶瓷---陶瓷定制專家

宋元吉州窯瓷辨識

文章出處:正德陶瓷 │ 網站編輯:李本豐 │ 發表時間:2014-06-10 14:57

    吉州窯的窯址在今江西省吉安縣永和鎮,是宋元時代江南地區的一個主要窯口。晚唐時即已開始燒造瓷器,至宋代有了很大的發展,至南宋達到頂峰,元初起走下坡路,但后期又一度中興,到明代中后期逐漸停燒。在晚唐至五代吉州窯的初創時期,釉色比較單一,品種也少,主要是醬褐釉、乳白釉和淡青釉的碗、罐和水注之類;到宋代,吉州窯進入了繁榮期,釉色和品種都增加了,黑釉、乳白釉、綠釉、影青釉、灑釉、窯變釉都有生產,特別是黑釉器成為了這個窯口的一個主要產品。

  吉州窯在其發展過程中受到過汝窯、磁州窯、建窯、龍泉窯和景德鎮窯等的諸多影響,特別是與磁州窯和建窯淵源關系密切,在鑒識時要注意到它們之間的共同與不同之點。

  吉州窯器一般為正燒,少有大器出現。其胎質較粗松,但很堅硬,器物胎壁較厚,界于瓷與陶之間。胎色以灰白、米黃為主,個別呈紫灰色。這種胎料,現在在當地還有留存,這就給制假者留下了有機可乘的條件。但當時吉州窯窯工的修胎是很有特點的,為了追求時效,熟練窯工往往就在快速的幾刀之中完成了修坯的工作,因此,在器物上可見到修坯時所留下的明顯刀痕和旋紋。又因當時胎泥淘煉較簡單,燒成后胎體上常可見有雜質和孔隙。這是在鑒識吉州窯器識胎時的一個重要特征,須首先予以關注。

  此種工藝的獨特性,常使仿制者露出馬腳,大多數仿品制胎過白、過于精細,即便模仿,也常是貌合神離,做不到位。仿品的胎質常比真品還要緊密和精細,胎體常是過重或過輕。此外,宋時,吉州窯器中有一種仿定窯的產品,這種器物胎質較薄,胎色呈粉白或黃白色。識別時要多從胎質、施釉和工藝特點幾個方面去仔細分辨。

  吉州窯器的施釉一般采用3種方法:即浸釉、吹釉和灑釉。主要是浸釉法,即用手倒拿著底部浸入釉中,因此,器物底部常無釉。另2種施釉法則在浸釉器物上再吹上或灑上別的顏色釉。吉州窯瓷施釉較厚,古瓷釉面光潤細膩,有一種溫潤之光。作偽者常用獸皮或浸油軟布來進行拋打,以使其出現溫潤之光。但用獸皮擦者,在放大鏡下可見無數細小平行的擦痕;而用油布擦者,在摸觸時會有一種油膩感。還有用稀酸處理來去掉浮光的,但這種器物釉面發澀、呆板,沒有古器所應有的包漿,而且在放大鏡下可見到酸腐蝕的痕跡。最主要的一種鑒識釉面方法是:吉州窯器一般均是出土器。因南方氣候潮濕,泥土中含酸量多,造成其出土器的土銹一般表現為在其釉面上出現明顯的結殼現象,猶如皮膚上弄傷后在修復時所結的痂蓋差不多。這種結殼的現象,仿品較難做出或做像。

  此外,吉州窯器的胎釉結合不是很好,釉面多數會出現開片,放大鏡下看,開片中應有土浸之痕。仿品有時也可做上開片,但這種假開片,一是開得不自然,二是很難做出開片中的土浸之痕。吉州窯的釉是低溫鉛釉,經過幾百上千年時間,釉內的鉛會有部分析出,放大鏡下可見點點錫光。仿品是很難做出這種錫光的。以上這些,是鑒識吉州窯釉面的一些重要特征。凡釉面無結殼現象,又無開片和點點錫光者,須小心對待。

  黑釉茶盞是吉州窯的重要產品,到南宋達到鼎盛。品種有木葉紋、兔毫毛釉、玳瑁釉、虎皮斑釉、油滴釉、鷓鴣斑釉、黑釉彩繪、黑釉灑彩、素黑釉、剪紙貼花紋等多種。鑒識時,主要是觀其胎釉特征。另外,各種茶盞有些相應的特征也要予以注意。如木葉紋盞內的葉子,在燒成后其葉面與底釉釉面應在同一平面上,如遇葉片凸于底釉之上,或與底釉脫節,即是仿品無疑;真品窯變釉的茶盞其釉面上的塊狀窯變斑應為紫紅色,而仿品的窯變斑則常有偏差,不是過深就是過淺。真品的窯變釉是流動的,仿品則常是死板的;真品剪紙貼花紋茶盞常施灰白色玳瑁釉,燒出來的貼花紋飾既清晰又不生硬,而仿品則常見圖案模糊不清,或邊線過分生硬,釉色也單一,不見變化。可以與建窯相區別的一點是,建窯沒有燒造過剪紙貼花瓷和彩繪瓷。

  白釉彩繪瓷也是宋元時代吉州窯的一個主要瓷品。尤其是到元代,窯變花釉器有所衰落,但彩繪瓷有了進一步的發展。彩繪瓷都是釉下彩。鑒識彩繪瓷,除了觀其胎特征外,主要看其彩繪。吉州窯的釉下彩繪以鐵質為彩料,燒成后呈黑、褐、赭、棕等多種色調,色彩明徹晶亮。與磁州窯不同的是,磁州窯器是用筆在施有化妝土胎體上作畫,燒成后花紋呈鐵銹般的赭紅色,成色偏黑。

  吉州窯瓷一般不在胎體上施化妝土,花紋直接畫于胎坯上,燒成后,顏色更偏醬紅色。真品在白釉面上的褐彩似有一種化開的感覺,好像在玻璃上涂彩而不能完全黏附于表面一樣,這是一個重要特征。仿品就沒有化開的感覺,黏附力好。現在,市場上出現有老胎新彩的偽品。這種偽品常見繪畫功力不到位,彩繪呆板、草率,缺乏靈動之氣。另外,就是器物釉面不見老氣,新彩部位常會在胎釉間鼓出氣泡。吉州窯彩瓷在清代就有仿制,清代仿品彩繪顯得拘謹,線條顯柔和,沒有真品那種靈動和放達。

本文閱讀量:
广西快三软件在哪里买